当前位置:
  1. 爱财经网
  2. 财经专栏
  3. 证券
  4. 上市公司

逆势增长 南新制药3.46亿学术教育费去哪儿了?

逆潮流而动,南鑫药业3.46亿的学术教育费用去了哪里?

受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医药行业的大部分学术推广会议被推迟或取消。

但是,湖南南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半年度报告688189。SH)显示,公司2020年的学历教育费用为3.46亿元,高于2019年同期的学历教育费用支出。

虽然南鑫药业没有在半年度报告中披露学术教育费用的具体支出,但从以往的公告中还是可以知道一二的。

《中国商报》记者发现,2017年至2019年前五名的学历教育费用主要支付给15家企业,新昌新聚义医药贸易有限合伙、新昌九台科技服务合伙(有限合伙)、江西淅川医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江西侨资兴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10家推广服务机构被集中取消。

为什么公司里有大量的促销服务提供商取消?如何解释今年上半年学历教育支出金额的合理性?8月26日,南信医药证券部的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从2017年到2018年,受“两票制”的影响,一些医药行业的员工在“两票制”之前开始寻求业务转型和调整,转而设立从事学术推广和学术教育的科目,开始从事业务,这符合行业特点。

学术教育费用与趋势相反有所增加

根据南鑫药业的公告,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6月的学历教育费用分别为3200万元、1.02亿元、3.82亿元和2.55亿元。

从学术教育费用的构成来看,主要包括学术教育会议费用和市场调研管理费。

以2019年1月至6月南新药业学术教育费用构成为例,学术教育会议费用达到2.26亿元,市场调研及管理费为2900万元。

对此,南鑫药业指出,学术教育费主要用于委托专业学术机构举办各种学术活动,帮助医疗机构和临床医务人员详细、准确地了解公司的药物疗效特点,宣传有效的疾病防治方案和临床应用诊疗方案。

令外界不解的是,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南信药业的学术教育费用为3.46亿元,高于2019年同期的学术教育费用支出。

但是,从行业来看,受新冠肺炎肺炎的影响,医药行业的经营模式也受到了影响。制药公司的大部分学术会议都相继被推迟和取消。例如,一些上市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预计未来不会召开会议,公司将根据市场情况及时调整营销策略和具体的学术推广方式。例如,近年来,以在线视频公开课的形式开展了一系列学术推广活动。

为什么2018年和2019年学术教育会议的频率显著增加,为什么2020年上半年学术教育费用仍然很高?

对此,南鑫药业回应记者称,自2017年以来,中国各省相继实施了“两票制”政策。随着“两票制”的逐步全面推广,医药行业相关企业积极适应行业政策的变化,部分医药企业的销售模式也逐渐从投资代理模式转变为专业学术推广模式,其中2017年为过渡期,从2018年开始全部为专业学术推广模式。在此期间,市场对学术教育会议、学术推广会议、市场调研、部门会议和其他服务的需求有所增加,这些都是“专业学术推广”的典型。关于2020年的情况,公司对后续公告的内容表示关注。

推广服务提供商的集中消失

根据南鑫药业申请在科技板块上市的文件,由于医疗终端分布分散,制药企业直接向医疗终端销售药品的成本相对较高。为了合理利用医药商业公司的营销和分销网络优势以及专业学术机构的学术活动推广能力,公司的药品销售主要通过医药商业公司销售到各种医疗终端。

然而,记者注意到,南鑫药业审计询证函的回复显示,2016年,南鑫药业五大学历教育支付对象全部被取消。从2017年到2019年,前五名的学历教育费用主要支付给15家企业,其中10家企业被取消。

奇怪的是,许多企业在南新药业一、二所大学成立后不久就成了它们的主要支付对象。例如,新昌九台科技服务合伙(有限合伙)于2018年4月16日成立。成立当年,与南信药业的交易额达到2400万元人民币,成为学术教育费的第二大支付对象。2019年1月至6月,上升至最大的学历教育费支付目标,交易金额达到4100万元。此外,新昌新聚益医药贸易有限合伙(有限合伙)成立于2017年9月12日,是南信药业2017年和2018年最大的学历教育支付对象,交易金额分别达到1400万元和3200万元。

此外,上面提到的一些促销员也是南鑫药业的供应商。南信药业透露,新昌新聚益医药贸易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江西侨资兴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振达贸易有限公司不仅是发起人,还向公司销售帕拉米维尔中间体。其中,新昌新聚益医药贸易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和江西乔之星医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的第一、二次采购金额。以上企业是代理商吗?

南鑫药业回应记者称,一些学历教育服务机构不仅为公司提供学历教育会议等服务,还为公司提供帕拉米维尔中间体的供应服务。主要原因是,自2017年以来,随着“两票制”政策的进一步实施,医药和原材料企业的一定数量的员工开始寻求行业转型和扩张。在此期间,一些从事药品投资代理和原材料贸易的员工开始从事学术推广和学术教育,从而成立了相应的商业实体。在此期间,此类主体在药物原料、中间体、药物制剂等方面拥有一定的业务资源和渠道。,因为他们在医药行业有多年的经营经验,所以他们对医药产品有一定的分销能力。

根据之前的询证函,发行人的销售费用主要由学历教育服务机构即CSO公司支付。从2017年到2019年6月,与该公司合作的民间组织公司数量分别为59家、196家和227家。

(文章来源:中国商业网)

版权申明:“逆势增长 南新制药3.46亿学术教育费去哪儿了?”来源于“东方财富网”,由玩家“恶寒”推荐,如果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