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 爱财经网
  2. 财经专栏
  3. 现金
  4. 基金
  5. 基本面
  6. 涨幅
  7. 股东
  8. 股票
  9. 上市公司
  10. 股份
  11. 创业板
  12. 市值

锦浪科技的“资本术”:左手分红右手融资

金朗科技的“资本技术”:左手分红,右手融资

自上市以来,金朗科技(300763。SZ)的表现频频传出好消息,最近成为热门话题。

8月中旬,金朗科技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业绩,并公布了分红计划——计划每10股派发10元现金分红。然而,在高股息的同时,金朗科技准备融资。2020年5月,金朗科技披露了非公开发行计划,计划为年产40万台串联并网和储能逆变器的新项目募集不超过7.25亿元人民币的资金。不久,金朗科技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证函。

一周前,由于自2020年以来股价飙升,金朗科技也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一位来自新能源行业的人士告诉《中国商报》,高额股息主要是为了股东“套现”。在股价飙升的背后,金朗科技和基金公司有一个赌博协议,这样基金公司就可以在短时间内高价卖出其股票。

有人问我融资时的高股息

金朗科技成立于2005年9月,实际控制人是、、林(后两人是的父母)。其主要业务是光伏系列并网逆变器,于2019年3月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

8月11日,金朗科技发布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上半年,收入达到7.27亿元,同比增长76.63%;净利润1.18亿元,同比增长281.87%。虽然收入和净利润都有所增加,但金朗科技也公布了一项分红计划——每10股派发10元现金分红。

事实上,这不是金朗科技第一次分红。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金朗科技还披露了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10元(含税)的股利计划,现金股利总额约为8000万元。当时,金朗科技净利润为3099万元,同比下降27.53%。

由此可见,无论业绩增减,金朗科技都进行了“高分红”。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实际控制人,、、林持有金朗科技58.65%的股份,分红收益最大。

根据上述新能源行业人士的说法,高额分红主要是为了股东套现。这显然避免了现金减少对股价的影响。

然而,也有意见认为,股息越多,公司的发展方向和投资机会可能越好。相反,为了提高账面净资产收益率和提高公众估值,它属于“以股息支付股息”。

值得注意的是,金朗科技计划在支付高额股息的同时进行私募和再融资。2020年5月,金朗科技披露了非公开发行计划,计划为年产40万台串联并网和储能逆变器的新项目募集不超过7.25亿元人民币的资金。

这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8月13日,深交所向金朗科技发出询证函,要求其说明在规划再融资计划时连续两年高比例支付现金股利的原因、合理性和必要性,以及是否存在通过现金股利向大股东转移利益的情况。同时,说明了利润分配方案的具体规划过程,包括提议人、参与者、内部审核和决策程序,以及公司在信息保密方面采取的措施。

受此影响,8月14日,金朗科技的股价在同一天跌停,收于每股96.9元。

8月21日,金朗科技回复了深交所的询证函,称此次募集的投资项目规模为7.24亿元,与本次拟实施的1.38亿元现金分红相差甚远。他还表示,股息是按照股东持股比例分配的,不存在通过现金分红向大股东转移利益的情况。

股价“雾”般飙升

除了高额分红和融资外,金朗科技股价的飙升也吸引了很多关注。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金朗科技的股价和市值都有所上升。截至8月27日收盘,其股价和市值分别为96.01元/股和133亿元。数据显示,从年初到8月27日,金朗科技的股价上涨了292.99%。

此外,金朗科技的股价与同期相关行业指标相比存在较大偏差。它在创业板、光伏行业等行业处于较高水平,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当。相比之下,同期创业板和光伏行业的领先逆变器——阳光电力的股价上涨了99.75%,截至8月27日的收盘价为每股20.95元。

在金朗科技股价飙升的同时,持股超过5%的股东减持了股份。

7月30日,金朗科技披露其持股5%以上的股东宁波东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源创业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宁波高新区华通恒德创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华通恒德”)于4月14日至7月29日减持了金朗科技股份,占总股本。

这也引起了深交所的极大关注。

8月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向金朗科技发出关注函,要求金朗科技结合行业竞争、市场需求变化、生产经营、公司主要产品性能变化等因素,说明业绩增长的原因及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并在上述公告披露前对信息保密工作进行自查,说明是否存在内幕信息披露或内幕交易;结合行业发展和公司经营情况,核实公司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公司股价上涨是否与基本面一致,并对公司股价上涨和市盈率偏离相关行业指标的情况给出充分的风险预警。

对于股价上涨的原因,金朗科技从6个方面进行了解释,包括全球光伏市场的快速、广泛发展,串联逆变器的比重上升,性能和产品竞争力的提高,创业板综合指数和行业板块的整体上升,公司流动性小,使得股价容易受到市场资金的冲击。

关于股东减持,金朗科技表示此次减持与之前披露的减持计划一致,没有区别。东源创业和华通恒德严格履行了减持股份的承诺,没有违反承诺。此外,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在过去6个月内未买卖公司股票,不存在内幕交易或市场操纵行为。没有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减少公司的库存。

然而,今年金朗科技股价飙升背后可能还有另一个原因。

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新能源人士向记者透露,金朗科技与该基金公司有一个赌博协议,这样该基金公司可以在短时间内高价出售其股票。与此同时,金朗科技目前正在中国低价出货,不计成本,并取得了较高的成绩。

对于上述说法,金朗科技没有回应记者。然而,上述新能源认为这种做法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根据东方财富选择的数据,截至2020年上半年,金朗科技的控股机构包括合格投资者、信托和基金,其中基金占85%以上,基金如广发科技的三年封闭式组合、广发高端制造业股票和广发精选组合均持有超过60万股。

难以成为领导者?

尽管在资本市场上存在争议,但金朗科技在光伏逆变器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根据全球咨询公司WoodMackenzie发布的2019年全球逆变器市场报告,金朗科技在出货量方面排名第十,仅次于华为、阳光电力、形状记忆合金、电力电子、Fimer、尚能电气、太阳能、古利瓦特和TMEIC。从国内航运排名来看,金朗科技在2019年排名第五,排在华为、阳光电力、上能电气和古鲁瓦之后,接下来是固特异、科斯塔、TBEA和正泰电力。

从行业角度来看,华为和阳光动力处于第一梯队,其领先地位难以撼动。因此,挤进第三名已经成为包括金朗科技在内的许多企业梦寐以求的目标。

“目前,尚能电气、金朗科技、科斯塔和古德威都在争夺中国的前三名。”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金朗科技有望在短期内实现前三。

据了解,光伏市场主要分为大型地面电站市场和分布式电站市场,由于产品优势不同,逆变器企业对市场的重视程度也不同。其中,华为和阳光电力的逆变器在地面电站市场占有重要份额,在分布式市场也表现良好。上能电气明显强调地面电站市场,而古瑞瓦和固特异则明显强调分布式市场。

目前,与阳光电力和华为一样,阳光电力在国内地面电站市场具有一定优势,受到能源中心企业的青睐。数年来,它一直保持着中国前三名的地位,并于2020年4月登陆资本市场。

古里奥特·瓦特(Guriot Watt)和古德威(Goodway)与金朗科技(Jinlang Technology)相似,国内和国际市场都专注于分布式市场。值得一提的是,古德威将于近日登陆科技板块,而古瑞瓦也已经接受了第九次上市辅导。

关于企业间竞争的逻辑,日前,几位变频器企业的领导告诉记者,变频器企业间真正的距离不是技术,而是品牌意识、运输性能、渠道布局(国内外)、成本控制、营销能力、财务实力和产品实力等方面的竞争壁垒。

然而,事实上,国内市场的杀价仍然是光伏逆变器市场的一个重要“旋律”。“现在,除了仍在从事技术创新的个别公司之外,大多数公司都是成本驱动型的,都在争夺价格。”古瑞瓦的产品经理刘继茂告诉记者,像手机一样,逆变器不能仅仅依靠价格。未来,必须在功能上有所突破,逆变器应该真正成为电站的“大脑”。

值得注意的是,金朗科技上市后的一个明显变化是,它很快开始扩展其电站业务。

这是逆变器企业实现利润的另一个增长点。目前,阳光电力的电站业务贡献了60%以上的收入。截至2020年上半年,金朗科技分布式光伏电站总装机容量仅为6272万千瓦左右,新能源发电收入为1542.5万元,占2.12%。

(文章来源:中国商业网)

版权申明:“锦浪科技的“资本术”:左手分红右手融资”来源于“东方财富网”,由玩家“魅眠”推荐,如果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